目前日期文章:201404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圖16-1圖16-2  

【尋虎記刊於保育季刊2013年第84期】 

石虎小檔案 

石虎是除了可能滅絕的雲豹外,台灣僅存的貓科動物,體型約在3~6公斤,明顯的區別特徵是石虎的耳背有白色的斑塊,臉上夾雜白色條狀斑紋,而身上有很多像錢大小的黑色斑塊,因此牠有另一個別名—錢貓,另外也有人稱牠山貓或是豹貓。 

石虎的分佈記錄在海拔1,500公尺以下,且在海拔500公尺以下的淺山地區密度較高,是主要的棲息環境。但這些區域多數受到人類大量開發,對於石虎的生存造成威脅,加上非法獵捕等壓力,族群現況不樂觀,被列為瀕臨絕種保育類動物。

石虎喜食老鼠,也會捕食一些鳥類或小型哺乳動物,有時到雞舍捕獵造成危害,和人類如何和平共處是現階段談石虎保育亟需解決的一個環節。

 

石虎媽媽落難

圖1  

  2011年10月15日一隻因誤觸捕獸鋏而受傷的母石虎(Prionailurus bengalensis chinensis)(圖一)被送來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野生動物急救站,獸醫師發現這隻個體乳頭腫脹,且有少許乳汁,推測這是一隻石虎媽媽。這樣的消息經媒體曝光後,引起民眾許多迴響,包括打電話或來信希望能將石虎媽媽送回她的小孩身邊,或提出要求發起搜山行動救援嗷嗷待哺的小石虎,將其捕捉回到媽媽身邊。但石虎媽媽由於前肢受傷時間過久,且因為想要掙扎陷阱逃離,以致於後肢也嚴重受傷,除前肢須截肢外,傷重的後肢亦須接受治療而無法直接野放。我們很感動熱心的民眾關注這隻石虎媽媽和她的孩子,因此我們希望藉由這次的「尋虎」行動紀事,能喚起更多人能開始關心石虎的保育行動。

  此事件的農戶-謝大哥,他的果園就位於集集,距離特生中心約10分鐘路程。謝大哥住在台中市,幾年前來到集集山區買了塊地,間隔一日就會載著爸媽前往耕作,除種植果樹外也用家中剩餘的食物飼養一些雞隻。在過去的幾年中他飼養的環境一直都是以漁網簡易圍住,偶爾發生少了幾隻雞的事件,但他並無太在意。直到事發當(2011)年他的雞舍開始出現嚴重的問題,當年放養不久的80隻雞突然少了50隻,多數屍體在附近竹叢下被發現,他趕快加強雞舍防護,將原本的漁網外圍加上活動菱形鐵絲網,避免持續損失。可是當鐵網架設完還是發現有少許雞隻不翼而飛,也發現有未被吃完的雞隻被拖至鐵網及漁網中間。由於他的圈養環境中鼠量不少,謝大哥懷疑可能是老鼠偷吃的,於是放置滅鼠藥防治老鼠。

  直到10月13日,謝大哥一早到達雞舍發現籠內僅倖存4隻雞,才驚覺到事情的嚴重性,這次他依然在竹叢下發現大量未食用完的雞屍體。謝大哥的父親十分不捨這個損失,於是要謝大哥掩埋雞隻屍體時,留下兩隻屍體當作誘餌,架設獸鋏以抓到兇手。當時,謝大哥遵照父親的指示。但他回到家中,越想越不對勁,他上網搜尋野生動物的資訊後,他猜測石虎是野生動物中最可能的兇手。他開始擔憂會不會抓到這瀕臨絕種的保育類動物。就在此時,他也得知在離他雞舍如此近的地方,有個叫做特有生物研究保中心的單位,且有救治動物的野生動物急救站。他的擔憂持續到10月15日,當天他一早抵達雞舍,果真看到一隻如網路圖片中的石虎吊在獸鋏上。他冒著受傷的風險用外套套住石虎並將獸鋏拆掉,急速送到特生中心的野生動物急救站救治。這隻石虎虛弱地無法掙扎,牠的右前臂與右後掌骨折,傷口腐臭,有很多蛆在傷口裡爬行,情況很糟。

  獸醫幫這隻傷重的石虎打完點滴補充體液後,因石虎前臂的骨肉還有血色,獸醫師在極輕度麻醉下為牠接合斷骨,而後掌已壞死發黑無法手術。過了兩天,石虎的前臂竟然也開始發黑壞死。在野生動物急救站以往的救傷經驗中,獸鋏夾斷的肢體因為被壓迫肌肉與血管,即使接合骨頭,皮肉已無功能,最後往往只能截肢保命。等到這隻個體身體狀況逐漸穩定,食慾也恢復後,獸醫在10/24上午為牠進行二次手術截肢,手術很成功,但牠再也沒機會回到野外了。

 

雞舍監測實記

  11月3日,筆者抱著不安的心前往拜訪謝大哥,深怕我們抱著石虎保育的立場會和受危害的雞舍主人有所衝突。但在首次談話的過程中,謝大哥一直表示不捨,他說了一句話讓筆者至今都印象深刻,他告訴我們:「當我看到是石虎受傷的時候,比看到我的雞死亡還讓我心痛」。由於謝大哥平時忙於工作,間隔1天才會前往集集的果園耕作及餵雞,雞舍的規模不大,分隔成3小間(圖二)。果園中的雞舍剛好位在草生地、農墾地和次生林所鑲嵌組合的環境中(三),因第3區上方無樹木遮蔽最易受猛禽襲擊,所以只有夠大隻的成雞會放養在第3區,而雛雞是在自家農舍室內飼養,4週齡大才會移出養在第1區,因第1區的樹冠層較為茂盛,雞隻較不易受到猛禽攻擊。

圖2

圖3

  仔細巡視附近環境,在第1區有內外相交接的九芎樹(Lagerstroemia subcostata)形成石虎進入通道(圖四、圖五),可發現石虎出沒過而十分明顯的爪痕痕跡(圖六),這是目前筆者聽聞到首次在野外確切發現石虎抓痕的紀錄。這次會面的談話十分愉快。筆者過去雖然了解石虎在南投的分布應尚普遍,但多數來自救傷資料。這一次開啟新的契機,我們決定藉由雞舍危害的案例後續監測,有機會多了解石虎一些。因此次事件發生不久,謝大哥原以為事情就此告一段落,一切照舊的正常作息務農及餵養雞隻,也決定再放養一批新的雞隻。謝大哥平時餵雞的習慣是早上會先餵第一次,離開前會再放一些飼料提供雞隻隔天可食用。11月20日當天早上筆者又接到通報,謝大哥進入雞舍發現雞隻很不安,仔細一數少了兩隻,且發現半隻雞屍體被拖至門口旁,直覺告訴他這一次又是石虎來了,只不過這次他不用捕獸鋏,而是選擇立即連絡筆者前去了解狀況。但懸疑的是,當筆者下午抵達時,剩下一半雞的屍體卻消失了,沒留下蛛絲馬跡。這一次是石虎媽媽的小孩或是其他動物前來取食,我們不得而知。

圖45  

圖6  

  這是一個難得的機會進行測試研究。在取得謝大哥同意後,我們利用有明顯路徑的第1區觀察是否有其他石虎會循之前的途徑進入。同時,也協助將第3區進行修補(圖七~九),確保石虎無路徑可進入,請謝大哥將他的雞隻都移入第3區,而將第1區提供監測使用。另外,自行放入約2週齡大小的雞隻、架設紅外線自動照相機(圖十)及誘捕籠(圖十一)。12月6日,謝大哥在未告知的狀況下,在防護措施較差的第2區籠舍再度放養一批新的雞隻,結果12月10日傍晚雞舍再度遭到入侵而損失了2隻雞,且在現場留下明顯食痕(圖十二)和斑斑血跡(圖十三),但第1區的誘捕籠無動靜,路徑上的紅外線相機也未有啟動,研判應該是石虎的動作太迅速,導致紅外線相機感應不及以致於沒有拍到兇手。但筆者在九芎樹上發現明顯新的爪痕(圖十四),推測應該是石虎真的又回來了,只是路徑並非原本預期。此時,筆者趕緊將第2區的雞舍進行簡易修補,持續進行半年的監測,也許因為太多陌生人不定期且頻繁地出沒,接下來雞舍歸於平靜,後續長達半年的追蹤紀錄無緣再見到入侵雞舍的元兇,只有曾記錄過一隻的鳳頭蒼鷹(Accipiter trivirgatus)誤入誘捕籠(圖十五)。

圖789圖10圖11圖12圖13

圖14  

圖15  

難能可貴的經驗

  從這次的經驗可印證,石虎是十分機警且畏懼人類的動物,而野生動物和雞舍間的愛恨情仇,石虎並非是唯一主角。雖然在這次事件中,我們沒有真的記錄到石虎的影像,但是從中獲得很多寶貴的經驗,如俗稱猴不爬的九芎對石虎的攀爬能力而言並不困難,而雞舍中最常被攻擊的雞隻體型在2台斤以下,也吸取雞舍主人處理雞舍危害的經驗,知道不同動物(如狗、猛禽、老鼠)危害雞舍的差異。第2次疑似石虎入侵的時間是在下午5點前,當天謝大哥所飼養的3隻狗中最會追趕野生動物的那隻狗在黃昏時一直叫不回來,守在某棵樹下且對樹上吠叫,推測可能是擅於爬樹石虎就藏匿在附近樹上的緣故。另外,頻繁且不定期出沒的研究人員,可能使石虎避開此區活動,有效制止野生動物的危害!

  特生中心野生動物急救站從1994年至今救援石虎的救傷資料共有27筆,我們整理資料顯示超過一半的救傷來源地點是南投地區,據此推測除了目前公認苗栗縣的石虎族群是全國研究的熱點外,南投縣應也是石虎出沒頻繁的地區之一。石虎行蹤相當隱密,不僅很少有目擊紀錄,而且會留下腳印的機會不多,僅在一些路徑上偶可發現其排遺,雖然我們這次調查並無實際紀錄到石虎影像,但是在不斷改良防護措施及藉由入侵遺留的跡證,並排除其他動物的可能性後,我們幾乎可以篤定這是石虎攻擊雞舍事件。

 

展望未來

  本文除陳述整起事件外,也十分感謝雞舍主人願意一起投入保育石虎的想法,尤其是謝大哥說如果當初他知道是石虎吃的,他就不會去阻止,更不會用捕獸鋏,他十分樂見有這樣的野生動物生存在我們周遭,並開始關心起石虎的未來。最後,他常對著我們說他擔心因為附近有其他雞舍,而石虎到那邊也受到傷。聽在我們心裡真是感動至極。站在謝大哥的果園中想著小石虎的下落,不禁感慨台灣石虎的未來,我們應該要投注更多的心力來保護這美麗的動物。

  有同事建議不妨仿照「對保育類水雉友善棲地的承諾」方式推動養雞場認證共同保育石虎;也有人提出是否可能回收捕獸鋏,以加快野外捕獸鋏消失的速度。捕獸鋏普遍現身山林確實是我們需要反省並討論的一塊,否則野生動物的命運十分令人憂心。

  如果未來野生動物侵擾事件的通報系統可以建立,一旦發生野生動物危害事件就可以依據此模式,由我們去加強養雞戶的防護措施並溝通彼此的觀念,將受災的農戶一起拉入保育的行動,由他們來當監測追蹤前哨尖兵,不但可減少野生動物與人的衝突對立,同時減少野生動物的傷亡,也可以幫助我們記錄更完整的野生動物資料,擬定因野生動物受到損失的補助辦法及解決之道的雙贏政策,同時更能呼籲及喚起更多的保育熱忱。

  棲地不斷地喪失和破碎化,更讓我們保育石虎的腳步遠遠追趕不上,越來越多石虎發生路殺的死亡消息傳出,近兩年間累積共有11起;而落單的失親幼獸從去年至今也有3例。筆者經過此次事件的處理經驗累積,精準快速地掌握到特生中心鄰近地區石虎的行蹤,新的寶貴經驗就留待下一次繼續與您分享。

 

圖17

 

 

文章標籤

臺灣石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小母貓1小母貓2  

【我的石虎朋友們刊於大自然雜誌2013年第119期】

我的石虎朋友們

文.圖/林育秀     

 

從蟬到石虎的轉折

  很多人對我投入石虎保育研究工作充滿疑問,例如會問我:你之前不是做昆蟲的(我研究所的研究主題是蟬),怎會想要做石虎?我通常會回答:我畢業後的第一個工作也不是做昆蟲啊!我轉到抓鳥去了,這樣是不是有跟石虎接近一些些?最近,我突然想到一個更好的說辭:昆蟲和鳥類都是石虎的部分食物來源,先從食物了解起聽起來應該比較合乎常理;不過還是要強調一下,石虎最重要的食物其實是老鼠。另一個問題是為什麼我會投入石虎保育研究?說起來一點都不浪漫,也沒有戲劇性,雖然用一句:「在一個因緣際會下開始了石虎研究」就可以帶過,但真正的原因我卻很想跟大家分享。

  起因是2010年我所服務的特有生物保育中心(簡稱特生中心)野生動物急救站的詹芳澤獸醫師一封信;他正思考著因為救傷被收容著5隻石虎的未來和規劃,選項一是詢問中心哺乳動物研究室是否有研究人員有興趣者投入研究,其二是將個體送至能增進石虎保育推廣的動物園或收容單位。對野生動物很喜歡的我,當然知道這個謎樣的物種,能有機會接近牠們,真是太令我興奮不已,也因此自告奮勇的投入石虎保育的工作。急救站當時的五隻嬌客---三腳貓、小虎、小公貓、小母貓和柿子,就是我第一批認識的石虎們。

  

 石虎  

石虎初相見

  牠們為什麼會被送到野生動物急救站呢?三腳貓是2003年從南投縣信義鄉被送來,約1~2歲的年輕雌性個體,當時石前腳被獸鋏夾斷腳掌,且已長蛆,只能截肢虎理。小虎是2007年從民間收容回來,民眾已養4年,健康情形良好;小公貓和小母貓則是人類開發下的犧牲品,詳細故事可參考《自然保育季刊》2008年9月刊「兩隻小石虎的成長與飼育記實」一文;小石虎在跟人親近後,要成功做野放訓練極不容易,加上原本的棲地已被破壞,因此在評做後仍收容著。最後一隻---柿子,是2008年從苗栗公館送來,被十字弓射傷的年輕公石虎,當時才1.5公斤,十分命大地活了下來。這些個體的共通點都是因為「人」而面臨長期被收容的命運;不同的是牠們被送來的原因,包括獵捕壓力(獸鋏和十字弓)、人為飼養和棲地喪失等問題。

 石虎雙胞胎  


面臨生存的問題

  了解這些收容個體所受的威脅外,我也認真收集了石虎相關文獻和資料,說起來不難,因為國內相關的調查報告其實少得可憐,只有林務局補助3年計畫中,對於石虎分佈和活動範圍有較詳細的資料。網路上流傳很多,但有些是我至今都不能確定與否的訊息。舉例來說,有個說法提到「石虎不像其他大型貓科動物用嘴咬住獵物,而是用強而有力的前腳壓制獵物,或揮掌將獵物擊斃,這樣的捕食方式和家貓十分相似」,這一觀點與我們觀察圈養石虎捕食雞隻的行為不同。我們不定期提供圈養個體活雞,豐富牠們原本應有的捕食行為,觀察到石虎會直接用嘴咬住雞的脖子不放,直到雞隻斷氣。因為野外的石虎真的很難觀察到,我們也希望這些已被收容的個體,可以補足我們對石虎習性的認知。目前我們用影像記錄牠們的各種行為,是一般在野外不可能看到的,包括:玩耍(通常是玩食物)、理毛、尿液標記及磨爪子等行為。我們盡可能提供像野地的環境給牠們,也選在下午進行餵食;雖然圈養環境比起在野外的活動範圍小得多,但分析且對照野外的日常活動模式發現,圈養的個體仍保有牠們原本的生活習性。

 石虎  

石虎  

第一張野外照

  除了關心、照護這些圈養個體,我也得趕緊補足自己沒有哺乳動物調查的經驗,我在2010年底選定了苗栗的火炎山地區,當作第一趟的野外調查的行程,有「哺乳動物實驗室」的前輩們同行,引領我如何架設紅外線自動相機。真的很幸運,架設後10天就拍攝到我的第一張石虎照片,擺著100分姿勢的年輕石虎給了我十足的信心。這是我認識的第一隻在野外自由活動的石虎。萬萬沒想到,後來接觸到的都是以屍體或是中獸鋏、嚴重受傷的石虎居多。最讓我痛心的是2011年10月15日一隻中獸鋏的雌性個體,送到特生中心來時獸醫就發現她的乳頭還有些乳汁分泌,除確定她是當年有生產的個體外,她受傷的地點離特生中心僅10分鐘車程,屬於集集鎮的範圍中,所以我們都稱她為「集集母」。她選擇在一間私人養雞場教她的小孩打獵,而導致這悲慘的命運;不過這是第一次在野外發現石虎在樹上留下爪痕的證據,這樹還是十分光滑、有「猴不爬」之稱的九芎,但石虎還是照爬無誤,留下深刻的爪痕也讓我們驚呼石虎的腳掌一定十分有力。

 

養雞場主人的一句話

  養雞場和石虎之間的衝突,早從1996年一隻救傷個體被送來開始,直到現在都還有許多這樣的案例在發生著。如何改善這樣的狀況?我嘗試和雞舍主人溝通,也搭起合作的橋樑;加強雞舍的安全性,且架設相機監測後續石虎的行蹤。雖然沒有得到進一步的資料,但和雞舍主人的溝通過程中,感受到一般人很同性和喜歡石虎這樣的物種。我記得自己一開始很害怕面對雞舍主人,覺得不知道如何和損失超過20隻雞的主人談石虎保育,但我卻在碰面的第一天,就從主人口中雞到一句到現在都無法忘記的話,他說:「當我看到獸鋏上是石虎的時候,比我的雞都被吃光還讓我心痛」。我總在想,如果有一天,可以讓每個人都認同野生動物在環境中的固有價值,我們就可以不用擔心保育問題了。但這並非一蹴可及的目標,畢竟石虎的威脅還不僅於此。

 石虎  

石虎  

 

又是悲慘的事件

  2012年10月22日,當我到辦公室時,發現桌上放了2張石虎的屍體照,是隻十分年輕且漂亮的個體,在我問到來源時,才知道10月6日清晨有一砂石車司機行經台三線卓蘭路段發現路中的雙黃線上有隻被撞死的石虎,他在路邊停下來,用手機拍下照片後把屍體移到旁邊,心想回程再來拿好了。但後來就發現屍體不見了,因此過了幾天把檔案送去沖洗後,透過我的同事送來這2張照片。我了解狀況後,再隔2天後回到事發現場,希望能找到蛛絲馬跡,藉由附近賣水果的婦人提供的線索,問到是加油站的人員把屍體埋了;在研究資料極為欠缺下,我還是選擇把屍體挖出來,確定是隻雄性個體,且是飽食的狀態(至少吃了一隻鬼鼠和家鼷鼠)。

  這趟案例中,可推測石虎應是穿越寬達四線道的馬路去雜草叢生的檳榔園覓食,在飽食回程中卻被車撞死,這是一起令人難過的車禍事件。除了棲地喪失,破碎化和獸鋏等威脅外,車禍致死是石虎哏人生活太近而出現的潛在威脅,這1年半內發生的石虎車禍致死案件就多達5起。2012年的年底真的很不平靜,11月12日又在苗栗縣卓蘭地區接到一起拾獲小石虎的案件,小石虎僅150公克重,獸醫估計約18日齡,是一位農夫在夜間行經產業道路發現的落單個體,我們不知道牠的媽媽為何丟下牠?從農夫描述事發前兩天有人在修剪竹子,我們僅猜測可能因此驚擾了石虎的巢穴,導致石虎媽媽必須般家,也許無法同時帶走兩隻小石虎而留下了這隻個體。這隻小石虎的出現,也讓我對於石虎在野外面臨的處境更為擔憂,心想著不知道有多少因為人為不經意的干擾,導致石虎面臨更嚴重的處境?

 小石虎  

天佑石虎

  透過這篇文章,試著跟您們介紹我所認識的石虎們,不論是野外自動相機拍到的個體,或其他和我有更進一步親密接觸的石虎朋友們,都深深讓我覺得投入石虎保育研究的堅持是必要的,畢竟牠們都因為人類而失去了自由,甚至生命。希望未來可以在減輕石虎於野外面臨的生存壓力工作上有所突破,更祈願其他無緣和我碰面的石虎族群都可以在野外自由生活且繁衍,在台灣這塊土地上和我們共存共榮,直到永遠!

 

 友善環境。守護石虎-愛石虎也是愛自己和這塊土地。

石虎5  

文章標籤

臺灣石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